• <tr id='18613'><strong id='3852c'></strong><small id='9bc47'></small><button id='e965c'></button><li id='09882'><noscript id='1a856'><big id='2c9e9'></big><dt id='ad80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5656'><option id='58271'><table id='e3536'><blockquote id='38948'><tbody id='e045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09e24'></u><kbd id='ad259'><kbd id='c3fb0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4b98e'><strong id='0a1e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df83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d6489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82d76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0a201'><em id='23457'></em><td id='a0bc5'><div id='20f0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aeca'><big id='5d8ba'><big id='598c6'></big><legend id='7ac0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78eb1'><div id='31683'><ins id='411c3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7221e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cc8bd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29a5b'><q id='432ca'><noscript id='f3020'></noscript><dt id='05dd6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3a55f'><i id='fd97c'></i>

                [熱血高校2國語 ]胡同悄然改變:北京城市深處的漫長實驗_騰訊新聞

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9-12-12 06:25:40 作者:鳳凰資訊 熱度:99℃
                海上閱兵2019

                大柵欄茶兒胡同8號,標準營造事務所改造成“微雜院”項目,樹下加建的廚房被改成迷你藝術空間,四周騰退房屋成了圖書室等活動空間。目前院內還有少數居民居住,形成“共生院”模式。該項目曾獲“阿卡汗建筑獎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十年前“北京國際設計周”啟動,將“先鋒”元素裝進了老城胡同。城市深處,一場漫長的實驗就此展開。

                胡同里的青山周平

                大柵欄、白塔寺、前門,如今在這些有著六七百年歷史的片區里,你打開一扇四合院的門,會不知道眼前出現的,是哪一個世紀。

                在白塔寺宮門口二條14號,沿街是一間窗明幾凈的咖啡廳,院里加建的建筑全部拆除,8戶人家被改造成6間客房,每個房間通過天窗增加采光。這個名為“樹下屋”的院子,現在是一家民宿。設計團隊的牽頭人是青山周平,近年在中國聲名鵲起的新生代日本建筑師。

                白塔寺宮門口二條14號,著名的網紅民宿“樹下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樹下屋”有咖啡廳和院落一起組成的公共空間,

                將看書、聊天等功能區布置在窗邊,客人可以看到彼此,像鄰里一樣打招呼。

                操盤國際級大項目的知名建筑師,在胡同留下一個個小而美的作品,成為了網紅地。

                隈研吾、朱小地、馬巖松等七位國際級建筑設計師,在前門和崇文門之間的打磨廠胡同,同時打造了七個院落樣本。老蘇聯醫院的218號,被馬巖松改造成了網紅建筑“胡同泡泡”;瑞華染料行舊址外部保留了歷史面貌,里面成了共享辦公區;清末協和醫院舊址220號院原已殘破不堪,被隈研吾改造后,現在入住了建筑咨詢公司。

                大柵欄的楊梅竹斜街。

                大柵欄的楊梅竹斜街,被譽為“北京最美街巷”,這條老街上的整體視覺由日本設計師原研哉操刀,很多院子交給知名設計師改造。復古風格書店模范書局在這兒開了第一家店,Soloist咖啡店、鈴木食堂等“網紅”店,都有獨特的建筑調性。

                一些院落的設計呈現出了某種先鋒姿態。張軻團隊設計了楊梅竹斜街53號院“微胡同”項目。整間院子“被掏空”,前廳為一個開放的活動空間,后院5個小“木屋”像盒子一樣,有的落在地下,有的懸掛在墻壁上。

                楊梅竹斜街53號院,5個小木屋如同藝術裝置。

                補齊胡同“短板”

                北京胡同設計中的“先鋒”元素,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與北京國際設計周的“聯姻”。然而,這些天馬行空的胡同設計實驗,一開始曾遭遇了老北京人的拒絕。

                反對聲音最大的,是一些土生土長的社區居民。白塔寺街道居民高阿姨告訴記者,她希望這些騰出來的空間能“給居民分一分”,大伙兒住得寬敞點。

                高阿姨所在的街道,“白塔寺再生計劃”已經實施了5年。

                作為白塔寺城市更新實施主體,西城區屬國企北京華融金盈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執行董事王玉熙認為,老城真正的問題是:居住空間不能滿足居民生活需求,基礎設施嚴重短缺,公共空間缺乏。這幾個核心問題都不是院落更新能夠解決的。

                這5年,白塔寺摸索出城市更新的三個層次:宏觀的系統性街區規劃;中觀的片區、街道提升,如環境整治、市政基礎設施建設等;微觀的院落改造。

                一些新的空間,彌補了公共活動場所的短缺。

                白塔寺街道宮門口東岔“會客廳”。這間臨街的兩層小樓,可以直接看到白塔寺,二樓有縫補社、編織社、勞作社。

                大柵欄煤東社區的“百姓之家”。“百姓之家”由騰退院落改造,如今成為一站式便民服務站。

                現在,高阿姨每天都要去白塔寺街道宮門口東岔的“會客廳”坐坐。這間臨街的兩層小樓,擺滿了胡同生活的老物件。每周固定時間,高阿姨與街坊在這里參加三個半天的縫補社和編織社活動。

                宮門口東岔“會客廳”二層的“勞作社”,許師傅和徐師傅在這里做木工活。

                居民們在宮門口東岔“會客廳”聊天。

                北京不再是“一個圈寫個拆”

                北京對老城保護工作提出了明確要求,十年里,老城保護的政策不斷微調。實施方自主進行的模式創新,也始終在小步探索。

                例如“平移并院”的設想。有的院子十戶人家,八戶自愿騰退走了,兩戶不愿走。大柵欄投資公司希望讓不愿騰退的居民合并到一些院子里,空出另一些院子,以便整體保護利用。但涉及具體調換面積、適度補償、操作流程等,情況復雜,需要依托整體政策、居民具體情況來實施。

                再比如“共生院”模式。留下的兩戶居民繼續住著,在改善居民居住環境的同時,將另外八戶騰退的房屋開發成公共服務空間,或者工作室、公寓等。

                但確實已經有些經驗可以輸出。北京的城市更新由政府主導,主要由國企作為實施主體,設計周則作為擁有豐富設計資源的平臺,補上了另一塊重要的拼圖。

                不染川藝術空間位于西城區白塔寺歷史文化保護區內的宮門口四條32號,是“白塔寺再生計劃”的一件作品,舊稱白塔寺胡同美術館。不染川藝術空間定期舉辦展覽,進行實驗性的美術館實踐,為參訪者和當地居民帶來純凈美好的藝術體驗,營造持續的人文氛圍。

                不染川藝術空間內獨特的天井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最重要的就是讓世界知道中國,尤其是北京,不再是‘一個圈寫個拆’。” 北京國際設計周組委會副主任王昱東說,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,如今我們在很細致地像繡花一樣做城市更新。

                新京報記者 浦峰 倪偉 攝影報道

                編輯 張英 校對 盧茜

                聲明: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自行上傳,本網站不擁有所有權,未作人工編輯處理,也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。
                上班族晚上在家兼职赚钱方法